追蹤
線上BINGO-超級賓果,最新線上賓果遊戲,玩法,技巧,規則,介紹線上註冊免費玩
關於部落格
熱門創新好玩的BINGO-超級賓果休閒娛樂遊戲,線上註冊免費玩,BINGO-超級賓果遊戲規則、技巧、玩法相關最新資訊收集分析,安全、快速、保障的娛樂平台,體驗不定期舉辦遊戲活動,讓您來挑戰!!
  • 1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兩岸/郭震遠:兩岸涉海合作如何排除障礙

陳恆光/整理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中國海洋大學海峽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郭震遠在《中國評論》月刊9月號發表專文《兩岸涉海合作問題探討》,作者認為:“兩岸涉海合作包括兩岸海洋安全合作、兩岸海洋資源開發、利用合作。這兩部分合作的實現和推進,不僅對兩岸關係,而且對大陸和台灣各自的安全與發展,都有十分重大的積極影響和意義。”“作為外部勢力的美國,對於兩岸涉海合作的阻礙、破壞明顯強化;作為兩岸政治關係對兩岸涉海合作障礙的主要表現,台灣當局對合作的消極態度更為明顯。”文章內容如下: 
  
 隨著東海、南海爭端的激化,兩岸涉海合作問題日益突出。亟需對這一問題深入討論,以促進合作儘快開展,並及早獲得實質性成效。 

   兩岸涉海合作的意義 

 兩岸涉海合作問題,直接涉及中國的領海和相關島礁主權歸屬,這是國家的核心利益問題、民族大義問題。同時,兩岸涉海合作還與兩岸現實的安全與發展密切相關,直接關係兩岸重大的現實利益。當前,東海、南海爭端的激化,導致這些重大的現實利益,對於兩岸都十分突出;這是推進兩岸涉海合作最現實、最直接因素。兩岸涉海合作包括兩岸海洋安全合作、兩岸海洋資源開發、利用合作。這兩部分合作的實現和推進,不僅對兩岸關係,而且對大陸和台灣各自的安全與發展,都有十分重大的積極影響和意義。 

 在日益激化的東海、南海爭端中,大陸和台灣都是當事方。必須強調的是,東海、南海爭端都不是多邊的爭端,而是包括大陸和台灣的整個中國,分別與各個聲索國的多個雙邊爭端。事實已清楚顯示了這一點。釣魚島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權歸屬爭端,實際就是大陸和台灣為一方,與日本的雙邊爭端。儘管在爭端中大陸與台灣對於主張的具體表述不盡相同,大陸主張的是中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台灣主張的是中華民國主權,但無論大陸或台灣,還是國際社會,都清楚地以為大陸與台灣主張的都是中國主權。實際上,大陸與台灣之間,即使在2008年以前的嚴重對抗時期,從來就沒有關於釣魚島主權主張的爭端。在南海爭端中,情況完全一樣。只存在大陸和台灣與各個聲索國之間的雙邊爭端,而從來不存在大陸與台灣的不同主權主張。這一情況從根本上決定了,在海洋安全問題的核心內涵,即在領海和相關島礁主權歸屬爭端中,兩岸必然,也必須合作。 

 兩岸海洋安全合作,在當前和未來時期的東海、南海爭端中,對於兩岸都有著不可忽視的現實意義。隨著國力全面、較快增強,大陸在相關爭端中具有明顯優勢。雖然大陸還難以收復被日本及其他聲索國攫取的領海及島礁,但他們完全不可能進一步擴張他們對中國主權的侵犯。所以,兩岸海洋安全合作,對於大陸,主要是進一步強化共同維護國家主權的心理力量。在東海、南海爭端中,台灣地位微妙。一方面,台灣多次聲明中華民國擁有釣魚島主權,並與日本在釣魚島海域多次發生漁業糾紛,台灣還一直控制南沙群島中面積最大的太平島;另一方面,台灣實際上又似乎置身爭端之外,台日在釣魚島附近海域的漁業糾紛並沒有上升至主權糾紛,而台灣對太平島的控制也沒有引發與聲索國的衝突。這一微妙地位是在多個因素的影響下形成的。台灣以不作為求得自保的政策固然是主要因素,而大陸強大實力的有效震懾作用,則是深層次的影響因素。台灣得以保持對太平島的控制最可以說明這一點。雖然近年台灣開始加強太平島的防衛力量,但與一直覬覦該島的某聲索國的實力相比,台灣始終處於明顯弱勢。以該國的野心和歷來的行事風格,以及近年來不斷強化對太平島騷擾的事實,他們之所以一直沒有對太平島採取重大行動,明顯有遠比台灣防衛力量讓他們忌憚的因素,那就是大陸強大的實力和維護中國主權的堅定決心。這既曲折又清晰地表現了,兩岸海洋安全合作的重要意義。 

 海洋資源開發、利用合作,對於兩岸的重大意義不言而喻。中共十八大明確提出了建設海洋強國的戰略目標,台灣也提出了建設海洋國家的目標,大力開發、利用海洋資源,是共同的內涵。開發利用海洋資源,兩岸各有所需、各有優勢,強化兩岸合作,將可以最大限度地滿足兩岸的需求,最大程度地發揮兩岸各自的優勢。海上航運對於兩岸都有重大戰略意義,而且兩岸都具有很雄厚基礎,如果實現強強聯合,不僅將為兩岸的發展提供更強大的戰略支持,而且將在激烈的世界航運競爭中居於非常有利的地位。海上油氣資源及其他礦產資源的開發利用,對於兩岸都有極其重要的戰略意義。在台灣終止核電開發的形勢下,東海、南海油氣資源的開發、利用,對於台灣更有特殊的決定性重大意義。兩岸合作開發、利用東海、南海資源,將大為增強兩岸在激烈的相關競爭中的有利地位。

 很明顯,實現並強化兩岸涉海合作,將有利於在日益激化的東海、南海爭端中進一步強化中國主權,同時,還將給大陸和台灣都帶來重大的海洋安全利益,以及海洋資源開發、利用利益。對此,兩岸都需深刻認識,並積極推進兩岸涉海合作的落實和強化。必須指出,在東海、南海爭端中,大陸明顯居於優勢地位,而台灣則處於弱勢地位。改變台灣在爭端中的弱勢地位,有利於在爭端中進一步維護中國的主權,大陸方面肯定樂觀其成。但是,改變台灣在爭端中弱勢地位的唯一途徑,只能是實現並強化兩岸涉海合作,舍此別無它途。 

     實現和推進兩岸涉海合作的主要障礙 

 去年筆者在《中國評論》月刊發表文章“海峽兩岸加強海洋事務合作的主要障礙分析”(以下簡寫為“障礙分析”)。筆者指出,“但實際上,兩岸加強海洋事務合作,特別是在維護島礁主權及海洋權益方面的合作,基本沒有進展,與兩岸民眾和海外華僑、華人的強烈願望和要求,形成了明顯落差。導致這一狀況的,有來自外部勢力的阻礙、破壞,也有更深層次的,即兩岸政治關係層次的障礙。”一年來的實際事態發展已經表明,筆者的上述判斷符合兩岸涉海合作的實際狀況,是正確的。但同時,實際的事態還顯示,判斷的具體內涵出現了新情況。主要是,作為外部勢力的美國,對於兩岸涉海合作的阻礙、破壞明顯強化;作為兩岸政治關係對兩岸涉海合作障礙的主要表現,台灣當局對合作的消極態度更為明顯。這些決定了,一年來的兩岸涉海合作更加步履維艱,更明顯地處於停滯狀態。因此,更深刻地認識這兩個主要障礙,更積極、有效地化解之,對於實現和推進兩岸涉海合作,更加迫切、更加重要。 

 在“障礙分析”一文中,關於來自外部勢力的阻礙、破壞,筆者突出了日本的阻礙、破壞。筆者強調,“外部勢力,首先是日本,對於海峽兩岸加強海洋事務合作的前景十分忌憚,採取了明顯的阻撓和破壞行動,並在很大程度上奏效。他們的阻礙、破壞,成為了兩岸加強海洋事務合作的主要外部障礙。”這是根據直到2013年夏天的實際事態發展做出的判斷。在過去一年中,日本對兩岸涉海合作的阻撓、破壞繼續存在,但美國的阻撓、破壞及其對兩岸涉海合作的不利影響明顯突出。美國不是東海、南海領海和島礁主權歸屬爭端的當事國,但多年來美國一貫插手、干涉爭端。近一年來,美國的插手、干涉明顯強化。

 主要表現有:在中日釣魚島爭端中,美國明顯強化對日本的支持,在過去幾年美國聲稱美日安保條約第五條適用於釣魚島爭端的官員級別不斷升高的基礎上,今年4月奧巴馬總統訪日期間公開重申了美國的這一立場,明顯強化了在爭端中對日本的支持;美國官方、軍方明顯強化了對南海爭端的插手、干涉,包括美國明顯強化了對菲律賓的軍事支持,美國助理國務卿拉塞爾、國防部長哈格爾在香格里拉對話等不同公開場合就南海爭端對中國橫加指責;美國智庫人士對所謂“十一段線”(即大陸所稱“九段線”)問題,對大陸和台灣公開發難,要求予以說明等等。由於不是當事國,美國對爭端插手、干涉的目標和手段,不同於作為當事國的日本,不是直接捲入爭端,而且企圖通過對大陸和台灣施加壓力,在爭端中製造不利於維護中國主權的後果。一年來,美國明顯強化對東海、南海爭端的插手、干涉,主要原因在於美國亞太戰略調整進展不順利,力不從心的困境日益明顯,迫切需要得到日本及其他國家的支持、配合,而爭端的激化為美國提供了爭取、拉攏日本等國的機會。美國的作為,雖然可以給大陸帶來一些麻煩,但難於對中國形成有效壓力;美國的作為,對台灣形成的壓力將明顯大於對大陸的壓力,而更重要的是,還將為台灣提供不與大陸進行涉海合作的藉口。所以,美國的插手、干涉與日本的阻撓、破壞,共同形成了在東海、南海爭端激化形勢下,外部勢力對兩岸涉海合作的主要阻礙。 

 2012年8月5日,馬英九提出“東海和平倡議”;2012年10月,馬英九開始推行所謂的“小國外交”;馬英九及台灣的高官一再聲稱,“決不與大陸聯合保釣”等等言行,清晰地表現了台灣當局對於兩岸涉海合作的明顯消極態度,特別是別有所圖的明確心態,即利用東海、南海爭端,擴大台灣“國際空間”的明顯心態。隨大陸與日本、越南、菲律賓相關爭端的嚴重激化,台灣更加明確地強調,在東海、南海爭端中不與大陸合作。今年5月中旬,台灣大陸事務部門發言人,針對大陸國台辦提出的兩岸在南海問題上協同合作一事,公開地明確回應,“兩岸在南海主權上沒有合作空間”;台灣外事部門負責人則強調,“我們跟中國大陸沒有隸屬,在南海議程上沒有合作”。更須引起重視的是,台灣方面第一次在關於兩岸涉海合作中,突出所謂的中華民國主權,以此作為不與大陸合作的基本理由。此前台灣只在針對與日本等國的爭端中強調“中華民國主權”,而現在卻針對大陸強調中華民國主權。雖然其真實用意還不得而知,但聯想到2012年8月馬英九提出“東海和平倡議”以來,台灣積極爭取處理東海、南海爭端的“話語權”、“參與權”,台灣有著爭取成為相關爭端中獨立一方,促使爭端由多組雙邊爭端轉化為多邊爭端的明顯意圖。實際上,馬英九第二任期開始以來,積極、主動地爭取擴大台灣的“國際空間”,就成為台灣的“外交主軸”,兩年來多有表現。

 目前,台灣爭取擴大“國際空間”的動作主要集中於兩方面:其一,以滿足台灣民眾的願望為由,要求大陸“給予”台灣更多“國際空間”;其二,利用東海、南海爭端激化,積極爭取台灣的“國際空間”。台灣相關人士普遍認為,由於東海、南海局勢明顯激化,特別是美國強化對爭端的插手、干涉,大陸當前,甚至在今後較長時期中都將處於較困難處境,台灣有以兩岸涉海合作向大陸“要價”的空間。這或許正是一年來台灣對於兩岸涉海合作態度更為消極,甚至做出不惜改變對主權問題態度的姿態。台灣的相關言論必將嚴重損害兩岸涉海合作,使之不可能實現,進而也必將嚴重損害兩岸關係,首先是嚴重損害兩岸政治互信。 

 以美國強化對東海、南海爭端插手、干涉為主要內涵的,外部勢力阻擾、破壞的變化,以及以台灣強調不與大陸合作,甚至突出中華民國主權為主要內涵的,兩岸相關立場和行動的分歧和矛盾的變化,共同決定了當前和未來較長時期,兩岸涉海合作將面臨更嚴重的障礙,更難以實現和推進。但是,無論維護中國的核心利益、民族大義,還是維護兩岸重大的現實利益,都必須努力實現和積極推進兩岸涉海合作。深刻認識、有效消除兩岸涉海合作的主要障礙,將是實現並推進這一合作的前提。 

   實現與推進兩岸涉海合作案例分析 

 由於存在重大障礙,幾年來兩岸涉海合作的實現和推進,基本上沒有進展。但這並不表明,兩岸涉海合作完全不可作為。不僅如前述,涉海合作對於兩岸都有重大意義,而且具體的涉海事項各有自己的特點,因而往往具有實現並推進兩岸合作的不同可能性。現列舉三個不同案例,從實現與推進兩岸合作不同的迫切性和可行性,對它們進行分析,以確定實現與推進兩岸合作的不同可能性。 

 1、台灣海峽及其附近海域實現和推進兩岸涉海合作分析 

 台灣海峽及其附近海域,指台灣海峽並向西南延伸至珠江口外南海海域,向北延伸至長江口外東海海域。在這一廣闊海域中,兩岸海上交流交往內涵極為豐富,包括了航運、漁業、海洋資源開發、海洋環保、海上安全等等領域。同時,大陸海西經濟區、平潭島實驗區的建立與發展,更大為強化了兩岸在這一海域更廣泛合作的需要。更重要的是,在這一海域不存在與第三方的利益交織,也不存在與它們的利益衝突。所以,在這一海域兩岸的涉海合作,只是單純的兩岸事務,而不涉及與第三方的關係。顯然,在台灣海峽及其附近海域,兩岸涉海合作的實現與推進,將最具可行性。特別是大陸海西經濟區的發展,以及平潭島實驗區建設的推進,更為兩岸涉海合作提供了重要的推動力。正是基於在台灣海峽及其附近海域,實現和推進兩岸涉海合作,具有明顯的迫切性和可能性,筆者在“障礙分析”一文中,就提出了可把這一海域作為兩岸涉海合作先行先試區域的建議。

 2、兩岸共同進行涉海歷史文獻整理、研究分析 

 中國擁有關於東海、南海的最豐富歷史文獻。但由於歷史原因,這些歷史文獻現在分處於兩岸,而且都缺乏整理、研究。共同整理、研究分析兩岸的涉海歷史文獻,使之在東海、南海爭端中發揮有利於我方的重要作用,越來越具有迫切性。兩岸共同整理、研究涉海理事文獻,不涉及任何第三方,而且兩岸,特別是大陸,不僅有人數眾多的相關專家,而且有整理、研究繁浩歷史文獻的豐富經驗,例如已完成的“夏商周歷史斷代工程”等。這一共同研究可以納入兩岸文化交流框架,作為重點、重大項目,及早啟動、推進。 

 3、兩岸共同開發東海、南海油氣資源 

 東海、南海具有十分豐富的油氣資源,這是導致東海、南海爭端嚴重激化的深層次原因之一。現在和未來長時期中,保證穩定、足夠的油氣供應,對於兩岸都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特別對於台灣,在實際終止核電後,意義更為重大。大陸已有成熟、可靠的深海油氣開發技術,最近981鑽井平台的鑽探成功,更顯示了大陸相關技術的先進和成熟。這為兩岸共同開發東海、南海油氣資源,提供了必須的可靠技術支撐。大陸對於東海、南海油氣資源開發,歷來持開放態度,台灣不僅可以參與,而且完全可能享有優惠條件。考慮到東海、南海爭端的複雜局面,可以考慮台灣先行參與不存在爭端的海域,例如珠江口外海域油氣資源的開發。
 【中央網路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